· 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网站地图 ·会员中心 ·取回密码·  精彩推荐,不容错过。
您现在的位置: 四川省绵阳南山中学 >> 信息中心 >> 南山学子 >> 作文天地 >> 正文 今天是:
转角
作者:29664964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7-4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  下雨的时候,正在街上走,有点无所事事的样子。无所谓地看--------
      几条破烂胡同 。包围着城市的恐怖的钢精建筑。被主人赶了出来孤独的鸽子。
      我在想城市是不是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呢?
    “打酒硌”的声音,把我硬声声的拉了出来,从那莫名其妙的想法中。
      街上有卖酒的。用九十年代产的上海自行车推着,用自己搓成的麻绳把两个很大酒桶绑在车的尾座上。一个大爷穿梭在人群中,吆喝着。看那个架势,我想里面装的是自己用高粱弄出来的烧酒吧?度数还是很大众的。听我爸说,自家酿的,虽然不是很纯,但是地道,有种别样的风情。
      小的时候也许就是在农村的日子,挨打的日子和给我爸买酒的日子,构成的。那时候最喜欢干的就是褡着凳子,趴在破烂的窗户上,听那吆喝着打酒的声音。每每听到了那个穿红背心的大叔吆喝的声音,便拿着酒瓶往我爸那冲,喊他给我拿钱,我给他打酒。我当然不是什么好鸟,只是因为打酒是5块8毛的价格。我爸总是会拿六快给我。而剩下的两毛就是我的了。那时候的两毛是可以买好多的东西-------
       可以买四颗“牛扎奶糖”,一个人躲在卧房里嚼半天;
       可以买两袋“唐僧肉”,在小伙伴“我要吃”的呼声中,抬起高傲的头;
       可以买四封洋火,摆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点燃了,当成下的流星雨,忙着许愿。
       而今想来,依然觉得还是那么近。好象我的记忆从中间抽空的一样,只剩小时候和现在。是不是这个就叫什么“刻骨铭心”呢?呵呵。
       在一个漏雨的屋檐,居然看见了只在那些很写实的镜头里才看到的民间匠人。花白的头发,一身民国时期流行的中山装,脚上是一双防滑的胶鞋。老人在低矮的屋檐下翻炒着葵花子--------
       很大的火炉,里面架着一些破散的煤炭,迸裂出很大的火苗,即使在有雨的天气里,依然很寂寞的燃烧;
       一口用了很久的铁锅,边上都有点缺口的样子,很老的,却不影响心情,也许这样更符合“匠人”这个很古老,很苍伤和神秘的字眼;
      几米长的一个铲子,以前柄应该坏了。因为现在看见的很明显是老人重新找的木头弄上去的;
      锅里有很多的河沙,我妈炒花生的时候,也会放一些。她说可以让炒的东西不容易糊。而且用河沙的话,很容易让东西变得很香很脆。现在想来应该是某个该死的化学原理在那起作用的吧?
      老人很吃力的挥舞着铲子,就象是在战场上挥刀杀敌的战士。
       冷冷的天,居然冒出了好多的汗。累了,他会停下来,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旱烟,借炉子里的火,抽上几口。然后用手捻灭,继续挥舞着“大刀”。嘴里叨念着几句话。因为是我们的方言,我打不出来那些很好玩的字。我们的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:知道不一定说得出来,说得出来的却并不是很清楚的。
       虽然对“民间匠人”很赶兴趣。却不喜欢见到老人劳累的样子,也不喜欢想象,老人去了的时候,这门很老的手艺却是何人来继承。我们很长久的文化怎么样才可以延续下去。
       于是转身回家。
       时不时的,走出家门/也许/转角就是你想见的东西/  
­
文章录入:296649646    责任编辑:myinter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